猪跑进大户人家院儿里混事,

马圈旁,厨房后,它逛来逛去。

垃圾里拱食,马粪里憩息,

难免污水浇头犹如淋雨。

她转了一圈回家,自是依然如故。

碰上了牧人,牧人搭话相叙:

“这次你可开了眼界,老猪?”

据说阔人家里珍珠如土,

而且一家更比一家富足。”

猪哼哼着说:“那是胡言乱语,

除了垃圾马粪,哪有什么财富?

可惜白白劳累了我的嘴巴,

在整个后院里拱来拱去。”

我的比喻可别惹人生气:

有些批评家和这老猪酷似。

不管提起一个什么问题,

他们所见,只是一片漆黑。

上一篇:鹰和蜜蜂 下一篇:狮子郎君

Copyright © 2020 - 2025 书墨之家 版权所有 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