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伍拉拉和她的遥远爱情

    初见伍拉拉 伍拉拉是我的大学室友,她是个少见的多愁善感的90后女生,窗外一片随风盘旋的落叶也蕴涵着引发她潸然泪下的巨大潜力。伍拉拉在初次相识的人眼里俨然是个异类:一双...

  • 小傅

    小傅是我十多年前教过的一个学生。 高二时,小傅迷上画画。他不顾父母的反对,丢下文化课,执意拜师学绘画。 小傅的天资应该不错,从基本的线条学起,他画了两年,已画得很专...

  • “海豚”女子

   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小雅变成传说中的海豚一族。她什么都囤,赶上超市打折或限时抢购,她挤在一群大妈中冲锋陷阵,全然忘了尊老爱幼的美德,把一捆捆手纸、一箱箱泡面、米面...

  • 高三,不相信传说

    上高三之前,我对高三所有美好的传说,都不信任。 我不信任半天踢足球,半天上课,晚自习还睡觉的学生,会考上北京大学;我不信任平时交白卷的学生,高考忽然灵光乍现,考了满...

  • “早恋”的杀伤力

    我的童年和青少年时期是在北大荒度过的。初三下学期,我的成绩跃居全班第一,位居第二的是我们班的班长,叫冯征阳。说老实话,冯征阳要比我聪明,他的物理成绩始终比我好。...

  • 四面楚歌,也笑着走过

    成为公敌,是一夜间的事儿。如同睡了一大觉,睡前还是笑靥如花,醒来已是满面泪痕。 是误会,也不全是。总的来说,我和我的挚友,都栽在了一个很平庸的男生身上。 平庸男高二...

  • 篱笆部落

    作为最后一排,我们的面前被森林般竖立的扫帚拖把柄团团围住,与这个班隔绝开来。它像个篱笆小院,也像监狱。 苦瓜终于被流放了。 他以连续5次在各类校考、联考中分数稳居全班...

  • 与夏天不只遇见

    连夏天自己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,体育课居然会选修游泳。 泳池分男生区和女生区。某一次,夏天英雄就义般跳下去,一沉一浮一沉一浮,等最后脚趾勾到池底,终于站稳的时候,他...

  • 伊可爱

    他在街上走来走去,从这条街到那条街。六月的阳光晒得他脸上生疼。 明天就要离校了。离开图书馆那个固定的位子,离开宿舍里那张吱吱呀呀的铁架床,离开同学四年还没说过几句话...

  • 酸酸甜甜的不是你我

    爱吃亏的老好人张酸奶 我爱酸奶。如果没有酸奶,我的人生一定很无味,在三鹿奶粉事件后,我只有四处寻找安全的酸奶。 于是当杜小雷说能够在三环边一个叫苹果小镇的地方买到自...

  • 毕业的礼物

    四年寒窗,就要分别,不少人都在准备毕业的礼物送给同学。我发现只有林志默默地坐在一边。我知道他来自边远的山区,家里穷,没有钱买什么礼物送给同学。 看到他这样,我们就停...

  • 至高无上的放肆

    1 这是小学堂成立三年以来,最紧张也最期待的日子。我们为少年二班的孩子,准备了一场结业式。 十一点钟,小学堂的大门推开了,家长们陆续进常阿寰突然跑到我身边,说:老师!...

  • 让老师摔一百个跟头

    我这一辈子几乎总是在学校里转,学习在各级师范,工作则不是在师范学校就是在师范学院,似乎命定要和基础教育打交道,因此,当我后来到了英国的罗伯特戈登大学之后,虽然做的...

  • 你的存在是我呼吸的空气

    那天下午我从学校东边走过来,拿手指在路边各色商店的玻璃橱窗上敲打。漆原拉着我的袖子,萧晓你还小啊?这么幼稚!我不管他,继续我的小动作。 漆原拉下我的手臂,企图让我安分...

  • 游过我心湖的小鱼

    记得第一次见到FISH是在高一的开学典礼上,大大的报告厅中,人声鼎沸,整个场面中充满的足那种莫名的兴奋与新鲜感。FISH是从报告厅的恻门进来的。当时我只觉得眼前一亮:一个高...

  • 我,恋爱了

    梧桐又黄了,大雁又南飞了,秋天又来了,我们又开学了。 我还记得,那是高二上学期的秋天,语文老师林庚给我们布置最老土的话题作文:理想与现实。我的开头是:我愿成为一个问...

  • 首页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  • 6
  • 7
  • 下一页
  • 末页
  • 7100
  • Copyright © 2020 - 2022 书墨之家 版权所有 湘ICP备18005286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