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生活从来没有忘记你

    晓晓做了14年的独生女。弟弟出生时,她已经上初二。 父母亲的心里充满了迎接新生儿子的喜悦,完全忘记了还有个正走向青春叛逆期的女儿需要他们的关心,开始在晓晓耳边唠叨说一...

  • 19岁的薄荷糖粘在心上

    师兄广文 小叶和广文,是初识。广文瘦高的个子,清俊的脸,是毓老师的得意门生。小叶那年高考失败,有太多的郁积。只因父母和毓老师是旧识,她才来学画。她横竖当做消遣,反正...

  • 天使穿了我的衣裳

    那个春天,她看到所有的枝头都开满了同样的花朵:微笑。 大院里的人们热情地和她打着招呼,问她有没有好听的故事,有没有好听的歌谣,她回报给人们灿烂的笑脸,忘却了自己瘸着...

  • 你是我们的兔仙女

    孩子,你说这些丑丑的苹果,它们为什么也这样努力地生长呢?因为它们不完美,就更珍惜自己 我不是马兰花里的兔宝宝 窗外是沉沉的夜幕,好多孩子正在梦乡,她想,那些健全孩子...

  • 父亲的训诫

    一位农村父亲对城市儿子的行为多有不满,因此有了以下的一番训话。 以后回家的路上,见了认识的街坊打个招呼,不知道叫啥没啥,村上的人可都记着你哩! 二爷给你烟抽,你不抽就...

  • 被天空承载的幸福云朵

    8岁,他是我的变形金刚 从小,我就很不服气,他比我早出生15分钟就当哥。我从来不喊他哥,我直接叫他的名字,指使他干这干那。我说,喂,许诺,我饿了,给我买个煎饼馃子吃!他...

  • 守住爸爸那个惊天的秘密

    爸爸妈妈结婚十多年了。妈妈原本是个小学老师,身体一直不怎么好。爸爸是个生意人,心疼她,让她在家歇着,并且开了间小店让她打发时光。在我15岁那一年,爸爸的生意渐渐不好...

  • 请你记住我母亲的生日

    他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,只是眼巴巴地望着头顶白色的天花板。浑身的疼痛,已经使他再也没有力气做丝毫的动作了,每天的饭食都无力吞咽下去,最多只是喝一小碗面汤。 2002年,他...

  • 父亲,来世再圆城市梦

    那年,父亲第一次进城,也是他第一次出远门。 父亲说,他这一生,就想进一回城。电视里的城里太好看,进城看看,是他唯一的梦。父亲又说,眼看秀儿就要上高中了,如果将来考上...

  • 没什么比做裁缝更有出息

    叶卡捷琳娜是农奴的女儿,有过三个孩子和一个丈夫。当她快满40岁时,已经只剩下最小的一个儿子了,这个儿子叫索索。 叶卡捷琳娜从事着一份让她骄傲满足的职业:裁缝。她终生都...

  • 妹妹的“情书”

    我有一个孪生妹妹,她叫尼莎。如你所知,尼莎和我的模样如出一辙:天然的栗色卷发、微笑时露出两个小酒窝、鼻头调皮地翘着、眼睛碧蓝澄澈。父母认为我和妹妹是上天赐予他们的...

  • 欠不欠,你不都叫哥吗

    正在给病人取血样时,科室的电话响了起来。我的手一抖,血浆洒了。来不及给愠怒的病人道歉,同事已经侧身叫我了:刘樱,你哥的片子! 取了片子跑到呼吸内科,顾不得医生正在给...

  • 我的老咪

    老咪做我喽罗的时代已经再也不会回头了,没准没过几个年头她就变成别人的老咪了 六岁以前我被一个叫老咪的女人欺负得死死的。她小时候的爪子比猫还尖,性格蛮横甚于野猫,我脸...

  • 最爱我的那个人去了

    他想买几亩山地,种茶花,养鱼养鸟,院子里有山泉流过,那是他一生梦寐以求的生活 真的很快,一眨眼,老爸走了一年了。我记得最后一次跟他聊天,他躺在病床上,胸腔积水,呼吸...

  • 幸福生活:九月末,带着喜悦与忧愁南下

    九月三十日,送儿子回来,我去了汽车站,打听了一些南下的汽车都经过哪里?打听完了,回到家,我坐卧不安,想爸爸,想妈妈,想妈妈和爸爸是不是在田里干活?家里有花生还有黄...

  • 想娘的时候

    女儿出嫁的时候,母亲是反对的,女婿没个正式工作,她担心女儿将来会吃苦。但两情相悦,女儿还是走了,对母亲的反对,很不以为然。 婚后没几天,母亲还是打来了电话,全是一些...

  • 首页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  • 6
  • 7
  • 下一页
  • 末页
  • 7100
  • Copyright © 2020 - 2022 书墨之家 版权所有 湘ICP备18005286号